[校园精英]毕一铭:不甘平庸的研读者 在书中细品人间滋味


日期:2019-06-21  来源:华龙网  作者:柴小芳

 

 

为深入贯彻落实全国教育大会、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和全国高校思政工作会议精神,激发青年大学生的读书热情,引导青年大学生在阅读中拓展视野、增长知识,在阅读中培养积极向上、拼搏自强的优秀品质,促学风优校风,积极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重庆理工大学近期开展了第三届士继读书月之“阅读之范——首届‘大学生阅读之星’”评选活动。近日,华龙网重庆理工大学通讯社(校学生新闻中心)记者对获评重庆理工大学首届“大学生阅读之星”的10名优秀学生进行了零距离、面对面地深入访谈,挖掘和展示了他们背后的阅读故事。

 

毕一铭近照 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6月12日17时30分讯(通讯员 柴小芳)素衣裹素人,素人持素书。不求圣贤识,为求白丁诗。近日,重庆理工大学首届“大学生阅读之星”、2017级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学生毕一铭在接受华龙网重庆理工大学通讯社(校学生新闻中心)记者采访时谈到,读书是一件生活中再寻常不过的小事,不该带有功利性也并不值得向人夸耀。他说:“读书是自己的事情。读别人写的书,走自己选的路,融会大家精华,踏出一条独特之路。”

北京28 初识阅读天地

“小时候我常常住在我舅舅家,他们一家人都非常爱看书。平日里我们就是在家里看,等到了周末的时候,舅舅就会带着我一起去到市区图书馆去泡上一天,那种感觉非常充实!”在回忆儿时读书的经历时,毕一铭笑着说到。正因为从小在浓厚的书香氛围中长大,使得他在潜移默化中爱上了阅读,并将它慢慢融入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从《唐诗三百首》到《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他在一次又一次好奇心中翻开书的扉页,并乐得其中。他还喜欢雨果的《悲惨世界》,伏尼契的《牛虻》,狄更斯的《雾都孤儿》,喜欢在激扬的文字碰撞中感知不同文人的一腔热血。12岁时接触《夏洛的网》,在小猪威尔伯与蜘蛛夏洛间真挚的友谊中,他见到了一个不同于大人口中复杂的世界:威尔伯与夏洛彼此诚心相助,美好单纯。“它让我明白了朋友之间最重要的并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

毕一铭珍惜与文字邂逅的每个机会,相比于短暂的借书,他更喜欢自己买书。“书不能借,借了就要还,还就意味着有期限。在这期限里面读书,就像戴着枷锁在跳舞,无法尽兴。”每次阅读,他都完全投入——在天晴时,读一本《查令十字街》,细评书信间两人的情谊;天阴时读一首《声声慢》,感慨两句易安居士命运多舛;下雨时,读一本《瓦尔登湖》,雨声带他走进空灵的自然。看似儒雅的他此刻也是随性的,不拘于读书的时机,不限于读书的地点,只要一拿到心爱之书,纵使窗外是狂风骤雨,他的内心也依然波澜不惊。在他看来,他与作者、与书早已融为一体,合二为一。

痴醉红楼,领略别样风采

“我时常重温《红楼梦》,书中最爱的人物是晴雯。”毕一铭在谈及阅读经历时分享到,但是比起楚楚动人的林黛玉又或是任性乖僻的贾宝玉,洒脱泼辣的晴雯更深得他意。“撕扇子作千金一笑那一场最是痛快,我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刚烈、叛逆、反叛的精神。”在谈及晴雯时,毕一铭兴致勃勃地描述晴雯撕扇的场景,他认为晴雯无所顾忌地在贵族公子面前撕扇,表面上只是争斗,然而却从灵魂深处曲折地反映了她的倔强、不肯低头的性格。晴雯虽是婢女,却绝不低声下气,没有自我;虽地位卑微,刁钻、刻薄,但她也高傲、纯净,目下无尘。在毕一铭看来,正是由于晴雯的泼辣、倔强和对人的刻薄、喜怒无常,才使她的纯洁、天真、坦荡显得更加宝贵。

毕一铭与红楼的结缘是从小学三四年级时拿到一本小小的插画书开始,但由于当时年纪小,玩性大,并不能够完全读懂其中涵义,于是也只是草草阅读。但随着知识结构的丰富,阅历的增长,他越来越觉得《红楼梦》值得一读。“《红楼梦》这本书是中国文学史上一座最高的山峰,也被称作百科全书式的小说,里面涉及了各个学科,如建筑、服饰、民间习俗、谚语、灯谜,诗词歌赋等。”在高中时期,他反复研读红楼几十次,仔细推敲每个人物性格,每当故事的发展进入高潮时,他的思绪也被紧紧牵动着,每时每刻都与历史共沉浮,与人物共悲喜。

从容研读 细品人间滋味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思人生百态。毕一铭不仅爱读书,同时也爱思考,“书,乃传道,授业,解惑之物;读书,表面看字,实则不然,读的乃前人之思,之想,之精华。” 《呼兰河传》、《静静的顿河》、《远大前程》等书都不只一遍地被他来回推敲,反复思考。而每次阅读,都会给他带来全新的感悟,提笔写下。“我的文章只能是自娱自乐,在别人面前怕是班门弄斧。”在谈到随笔时,毕一铭如此谦逊地说到。

在电子书盛行的当下,毕一铭也曾尝试过电子阅读,但阅读效果并不如意。冰冷的屏幕,失去了书本的质感,指尖再也体会不到抚摸纸张的感觉,耳边也听不见摩挲的翻页声,这让一切都变得不习惯了。在那瞬间,他终于明白他喜欢的阅读并不仅仅是浏览文字那样简单,而是喜欢那本能够调动身上所有感官的完整意义上的书。

“毕一铭为人憨厚、友善,博览群书,能与别人侃侃而谈。但他是个有趣的人,并不是一个书呆子,常常逗笑身边的人。”毕一铭的室友蒋腾耀如此评价到,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儒雅温厚,从容闲淡,在不慌不忙中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凡事不宜苟且,而于饮食尤甚,中国的许多菜品,所用原料本不起眼,但经过一番’讲究’之后,便成了人间至味。”这段话出自汪曾祺的《人间滋味》,也是毕一铭认为感触最深的一句话。他认为其实每个人都很平凡,都像是不起眼的原料,但在经过一番讲究后,每个人却都可以散发出属于自己的价值。阅读就是一个不停吸收知识、转化身份、扩充自己的过程,每个人都可以自认平凡,但不能甘于平庸,得不断充实武装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

上一条:[校园精英]裴禹量:以“小记者”开拓“大天地” 下一条:[校园精英]莫洛杰:梦想成为工程师 爱上有趣的重庆

关闭

重理工人

[校园精英]毕一铭:不甘平庸的研读者 在书中细品人间滋味

  • 时间:2019-06-21
  • 来源:华龙网
  • 作者:柴小芳

 

 

为深入贯彻落实全国教育大会、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和全国高校思政工作会议精神,激发青年大学生的读书热情,引导青年大学生在阅读中拓展视野、增长知识,在阅读中培养积极向上、拼搏自强的优秀品质,促学风优校风,积极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重庆理工大学近期开展了第三届士继读书月之“阅读之范——首届‘大学生阅读之星’”评选活动。近日,华龙网重庆理工大学通讯社(校学生新闻中心)记者对获评重庆理工大学首届“大学生阅读之星”的10名优秀学生进行了零距离、面对面地深入访谈,挖掘和展示了他们背后的阅读故事。

 

毕一铭近照 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6月12日17时30分讯(通讯员 柴小芳)素衣裹素人,素人持素书。不求圣贤识,为求白丁诗。近日,重庆理工大学首届“大学生阅读之星”、2017级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学生毕一铭在接受华龙网重庆理工大学通讯社(校学生新闻中心)记者采访时谈到,读书是一件生活中再寻常不过的小事,不该带有功利性也并不值得向人夸耀。他说:“读书是自己的事情。读别人写的书,走自己选的路,融会大家精华,踏出一条独特之路。”

北京28 初识阅读天地

“小时候我常常住在我舅舅家,他们一家人都非常爱看书。平日里我们就是在家里看,等到了周末的时候,舅舅就会带着我一起去到市区图书馆去泡上一天,那种感觉非常充实!”在回忆儿时读书的经历时,毕一铭笑着说到。正因为从小在浓厚的书香氛围中长大,使得他在潜移默化中爱上了阅读,并将它慢慢融入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从《唐诗三百首》到《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他在一次又一次好奇心中翻开书的扉页,并乐得其中。他还喜欢雨果的《悲惨世界》,伏尼契的《牛虻》,狄更斯的《雾都孤儿》,喜欢在激扬的文字碰撞中感知不同文人的一腔热血。12岁时接触《夏洛的网》,在小猪威尔伯与蜘蛛夏洛间真挚的友谊中,他见到了一个不同于大人口中复杂的世界:威尔伯与夏洛彼此诚心相助,美好单纯。“它让我明白了朋友之间最重要的并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

毕一铭珍惜与文字邂逅的每个机会,相比于短暂的借书,他更喜欢自己买书。“书不能借,借了就要还,还就意味着有期限。在这期限里面读书,就像戴着枷锁在跳舞,无法尽兴。”每次阅读,他都完全投入——在天晴时,读一本《查令十字街》,细评书信间两人的情谊;天阴时读一首《声声慢》,感慨两句易安居士命运多舛;下雨时,读一本《瓦尔登湖》,雨声带他走进空灵的自然。看似儒雅的他此刻也是随性的,不拘于读书的时机,不限于读书的地点,只要一拿到心爱之书,纵使窗外是狂风骤雨,他的内心也依然波澜不惊。在他看来,他与作者、与书早已融为一体,合二为一。

痴醉红楼,领略别样风采

“我时常重温《红楼梦》,书中最爱的人物是晴雯。”毕一铭在谈及阅读经历时分享到,但是比起楚楚动人的林黛玉又或是任性乖僻的贾宝玉,洒脱泼辣的晴雯更深得他意。“撕扇子作千金一笑那一场最是痛快,我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刚烈、叛逆、反叛的精神。”在谈及晴雯时,毕一铭兴致勃勃地描述晴雯撕扇的场景,他认为晴雯无所顾忌地在贵族公子面前撕扇,表面上只是争斗,然而却从灵魂深处曲折地反映了她的倔强、不肯低头的性格。晴雯虽是婢女,却绝不低声下气,没有自我;虽地位卑微,刁钻、刻薄,但她也高傲、纯净,目下无尘。在毕一铭看来,正是由于晴雯的泼辣、倔强和对人的刻薄、喜怒无常,才使她的纯洁、天真、坦荡显得更加宝贵。

毕一铭与红楼的结缘是从小学三四年级时拿到一本小小的插画书开始,但由于当时年纪小,玩性大,并不能够完全读懂其中涵义,于是也只是草草阅读。但随着知识结构的丰富,阅历的增长,他越来越觉得《红楼梦》值得一读。“《红楼梦》这本书是中国文学史上一座最高的山峰,也被称作百科全书式的小说,里面涉及了各个学科,如建筑、服饰、民间习俗、谚语、灯谜,诗词歌赋等。”在高中时期,他反复研读红楼几十次,仔细推敲每个人物性格,每当故事的发展进入高潮时,他的思绪也被紧紧牵动着,每时每刻都与历史共沉浮,与人物共悲喜。

从容研读 细品人间滋味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思人生百态。毕一铭不仅爱读书,同时也爱思考,“书,乃传道,授业,解惑之物;读书,表面看字,实则不然,读的乃前人之思,之想,之精华。” 《呼兰河传》、《静静的顿河》、《远大前程》等书都不只一遍地被他来回推敲,反复思考。而每次阅读,都会给他带来全新的感悟,提笔写下。“我的文章只能是自娱自乐,在别人面前怕是班门弄斧。”在谈到随笔时,毕一铭如此谦逊地说到。

在电子书盛行的当下,毕一铭也曾尝试过电子阅读,但阅读效果并不如意。冰冷的屏幕,失去了书本的质感,指尖再也体会不到抚摸纸张的感觉,耳边也听不见摩挲的翻页声,这让一切都变得不习惯了。在那瞬间,他终于明白他喜欢的阅读并不仅仅是浏览文字那样简单,而是喜欢那本能够调动身上所有感官的完整意义上的书。

“毕一铭为人憨厚、友善,博览群书,能与别人侃侃而谈。但他是个有趣的人,并不是一个书呆子,常常逗笑身边的人。”毕一铭的室友蒋腾耀如此评价到,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儒雅温厚,从容闲淡,在不慌不忙中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凡事不宜苟且,而于饮食尤甚,中国的许多菜品,所用原料本不起眼,但经过一番’讲究’之后,便成了人间至味。”这段话出自汪曾祺的《人间滋味》,也是毕一铭认为感触最深的一句话。他认为其实每个人都很平凡,都像是不起眼的原料,但在经过一番讲究后,每个人却都可以散发出属于自己的价值。阅读就是一个不停吸收知识、转化身份、扩充自己的过程,每个人都可以自认平凡,但不能甘于平庸,得不断充实武装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

上一条:[校园精英]裴禹量:以“小记者”开拓“大天地” 下一条:[校园精英]莫洛杰:梦想成为工程师 爱上有趣的重庆

关闭